摘要:大哥是家中5个孩子中最年长的,20岁时被确诊患有精神分裂症。饱受同一疾病折磨的母亲在2010年8月临终前一直像开慈善机构一样照顾着无家可归者。母亲的过世让路易斯更接近大哥。2011年开始,他拿起相机记录大哥的生活,也正因如此,路易斯极为后悔没能为母亲做同样的事情。

 1

今年是我第一次去连州观看国际摄影年展,在众多的作品中自然有看不懂的没感觉的,但还是有很多让我感兴趣的好作品,其中英国摄影师路易斯· 奎尔(Louis Quail)用了近六年的时间,拍摄的自己患精神分裂症哥哥的作品《大哥》是本次影展中最令我动情和感动的作品之一。在观看与读取《大哥》这一文本时,它在我的意识里象纪录片一样,而在转化为我的情绪感知上时,它更象一篇情真意切的抒情散文。最让我感动的是摄影师在亲情之下,以极其宽容的心态,对大哥日常生活无怨、平和、耐心、细心——没有偏颇,批评、怨怼、歧视、不满、规避、干预的观察与观看,并把自家兄长不为人知更是隐私的东西,以开放、豁达、勇敢的心态展示给观众,以使更多的人去了解边缘群体生活与生存方式。

《大哥》作品中照片的大小从巨幅到方寸之间;作品展示的内容不仅有摄影师以相机记录大哥的各种生活片段,还有大哥形式不一的艺术创作,以及大哥所属的一些文件或文字,他观察不同鸟儿长长的名单、病例分析、警察笔录、短小的诗句等。摄影师将自己大哥日常支离破碎、并不常规的生活切片及素材,编制为一个互为关联却柔软的生活脉络,使得每一个观众在面对这部作品时,会情不自禁坠入其中,并从中体会出在那个并不为大多数人熟悉的环境中特有的情感与温度。


2


我仔细看了几遍这部作品,并想了解更多背后的故事,于是在离开连州前的两小时,找到了这个摄影师简单问了几句并得到联系方式,约好日后在互联网上详谈。

回到加拿大后,我先在摄影师的网站购买了曾获得诸多奖项的《大哥》画册(由英国享誉国际盛名的DEWI LEWIS出版),在我拿到画册之前,路易斯还发给了我一个电子版,使我在2018年最后一天与他在网上交流采访之前,能对涉及《大哥》的一些问题了解得更充分。

大哥是家中5个孩子中最年长的,20岁时被确诊患有精神分裂症。饱受同一疾病折磨的母亲在20108月临终前一直像开慈善机构一样照顾着无家可归者。母亲的过世让路易斯更接近大哥。2011年开始,他拿起相机记录大哥的生活,也正因如此,路易斯极为后悔没能为母亲做同样的事情。


3

大哥的绘画

我问路易斯,他为大哥拍照、出画册,最根本的目的是什么?路易斯告诉我:我感到把大哥和母亲的故事告诉大家是很重要的。因为几乎从未有人讲述精神病患者的故事,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同意讲这样的故事。我们听说的最多的有关精神分裂症的故事是在报纸上,看到某些正常的人被精神病患者伤害。人们对这一疾病的所有概念几乎全部来自极少数精神病患者偶尔施行的所谓暴力行为。大众因此对精神病患者产生强烈的恐惧感,这种理解和思维真的是无知,也是对精神病患者极度的不公。十个精神病患者中,至少有九个认为因疾病而给他们带来的耻辱远远大于疾病本身对他们的伤害。我想告诉大家我大哥的故事,让人们了解他是怎样的人。我不喜欢人们,包括警察、甚至是专业人士长期以来对待他的方式和态度。

所以,一方面我想通过我大哥的故事与人们的无知和(附于精神病患者的)耻辱做斗争!另一方面,我逐渐意识到政府的许多决定和政策是多么的荒谬和令人不安,而且对我大哥生活的影响程度远远大于我曾经的想象

作为一名纪实摄影师,当路易斯感到有责任与家人承受的耻辱和社会的偏见进行斗争时,他拿起相机,沉下心思,不急于求成,用爱和理性记录着所见,所感。


4

 

谈到大哥与自己的合作,路易斯表示,大哥对自己的病情和我的拍摄目的抱以开放和合作的态度,他从未以个人隐私为由拒绝拍摄和要求我停止出版画册。大哥很在意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是否有益他的身心健康,他特别对观察鸟类活动有着浓厚的兴趣和激情,它是大哥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近六年的拍摄,路易斯熟稔每张作品背后的故事以及作品之间的逻辑和情感关系,影展的策展也非自己莫属。为了让观众对作品和大哥有全方位的了解和感知,路易斯不仅将摄影作品以大哥日常生活为线索,用影像大小的不同表达内心情感的波澜起伏,他更特地在展厅里搭建了一个和大哥的观鸟屋实际大小,样式几乎相同的样品,以及将大哥的绘画,诗歌,医生病情分析报告,望远镜,各种鸟类书籍等实物作为展览的另一重要部分陈列在观众面前,无疑这强化了观众对作品的感知与理解。


5


当我问他,如何从近六年所拍摄的影像中选取参展作品时,路易斯非常失望地告诉我,有将近40%的影像在影展开幕前被要求撤掉,同时他也未得到任何解释和道歉。他不无遗憾地表示这些被要求撤销的影像无伦是情感描述还是逻辑关系对展览和他本人都是极为重要的元素。每一次被要求撤掉一些影像后,他都要重新梳理其余作品之间的关系,让他们至少在他眼里是可以被接受的。当他不得不三次重新组织现有的影像后,因为太多元素的缺失使他最终选择了放弃。他表示,如果没有撤掉作品这样惊异的事情,他的展览会更加感人和具有意义。

这是被要求撤掉的作品中的两幅:

6

7


采访中,路易斯发给我一个链接,是国内某公众号对他《大哥》的报道,他请我帮忙看一下文章的内容,当我告诉他,文章中只是引用了他的展览前言,并无其他评论后,路易斯表示,他很遗憾地看到文章未经他的许可,擅自从他的网站上下载了《大哥》画册中的照片,而且毫无逻辑关系的将照片呈现在文章里,他很希望类似的事情不再发生。

谈及他对连州摄影节的印象和评价时,他请我一定转达他对所有帮助过他的义工、工作人员的谢意,路易斯· 奎尔还特别提到对段煜婷总监的邀请表示深深地谢意,同时感谢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及当地政府对影展的组织与热情接待。

最后,我想用《大哥》里我最喜欢作品中的两幅照片和摄影师路易斯·奎尔质朴、真诚的话语来结束这篇文章。

“…..通过接受他们,我们会接受自己,根据自身的优势来对待每一种健康状况(而不是将身体健康凌驾于精神健康之上),同时可以抵制精神疾病的群体化,从而我改善我们个人的健康乃至社会的健康。


8


这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贾斯汀和雅姬的生活与大家没什么不同——他们需要爱和被爱。尽管伦敦警察厅尽了最大努力将他们分开,但他们仍然在一起。他们正在计划另一个假期,如果不是走到日落,他们也会继续走到鸟类保护区,庆祝贾斯汀生命中的另一个伟大的爱——他的鸟。


9


贾斯汀不是圣人,除了精神疾病他还有很多东西, (疾病不是他的全部)不能定义他是谁。他有人格和个性,他的生活有光明,有黑暗,更有创造力,温暖和激情。

10

 (2015年路易斯和大哥,路易斯提供图片)

其实,路易斯在画册中未曾提及的还有他对大哥的爱, 她早已充满了整个展厅和画册!


以下为摄影师路易斯· 奎尔和本文撰写作者在展览现场拍摄的照片。


20 Vivienne

摄影Vivienne Xu

17

     摄影Vivienne Xu

19

摄影Vivienne Xu

16

摄影Vivienne Xu

11

     摄影师提供的图片资料

12

13

14

15

22

21

注:除特别注明外所有影像均有摄影师Louis Quail授权

撰文:Vivienne Xu

关于摄影师

Louis

路易斯·奎尔(Louis Quail),纪实摄影师,他的时间越来越多地花在个人的长期项目上。他最近的作品《大哥》(由DEWI LEWIS出版,2018年)受到了评论界的高度赞扬。它入围了2018Arels阿尔勒图书奖和文本奖,并获得2017年文艺复兴系列奖。他为英国一些最著名的杂志广泛工作,并已在国际上发表多年。他曾两次入围美国国家肖像画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的肖像画奖(portraiture award),并被永久收藏。他在国际上演讲、展览并制作短片。


评论区
最新评论